`

知己知彼!武汉战“狼”,国足发现狼的软肋了吗?

2017/10/12 16:57:30 sports8.cc 互联网

今晚,中乌之战将再次打响,国足将在武汉体育中心迎战乌兹别克斯坦。亚洲区12强赛已经进行了8场,中国队1胜3平4负仅积6分,排名小组最后一位。自上一场遗憾战平叙利亚之后,国足出线的希望变得更加微乎其微,各种可能性与各种先决条件每每在媒体上出现,总会引起一阵阵热烈的讨论,甚至是伊朗对本国国脚的“除名”处罚也会让不少热血球迷惊呼“出线概率翻倍”。在笔者看来,无论其他对手如何,我们怎样在球场上击败眼前的对手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今天,我们就来聊聊乌兹别克斯坦的弱点。

(图)国足战乌兹别克海报:勇毅-搏出全力

一、知己知彼:巴巴扬的4-2-3-1亘古不变

(图)巴巴扬

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乌兹别克斯坦在主教练巴巴扬的率领下4胜4负排名A组第三。从出场阵容来看,乌兹别克斯坦的框架非常稳定。由于停赛、伤病等原因,巴巴扬在国家队大名单的征召上的确做出了一些变化,但基本阵型一直保持在4-2-3-1没有变化。

(图)乌兹别克斯坦后卫球员出场统计

在后防线方面,巴巴扬选择了9名球员,分别是:沙费耶夫(纳萨夫)、科萨克(棉农)、德尼索夫(莫斯科火车头,俄罗斯)、伊斯梅洛夫(长春亚泰,中国)、阿萨莫夫(棉农),克里梅茨(北京中赫国安,中国)、索拉梅多夫(纳萨夫)、图拉耶夫(塔什干火车头)和哈希莫夫(棉农)。但实际上,在过去八场中,“中亚狼”后卫的主要人选只有5人,即稳定的中超中卫组合克里梅茨和伊斯梅洛夫、轮换的边卫组合德尼索夫、图拉耶夫及哈希莫夫。

(图)伊斯梅洛夫和克里梅茨

中超球迷对于“四妹夫”伊斯梅洛夫和“克妹子”克里梅茨相信并不陌生。现年32岁的伊斯梅洛夫在亚泰效力达七年之久,本赛季为球队首发18次,场均贡献了1.4次抢断,1.7次拦截和5.2次解围;克里梅茨效力国安四年,作风顽强,防守剽悍,但受限于足协新政,本赛季仅为国安一线队首发出场两次,不过依然保持着极佳的竞技水平,本届12强赛曾以一记头球帮助乌兹别克斯坦绝杀卡塔尔。两人都是身材高大的防空悍将,在普遍身材不高的乌兹别克后卫中鹤立鸡群,在巴巴扬心中的地位不可撼动。

(图)图拉耶夫在对阵叙利亚的比赛中防守稳健

此外,乌兹别克三名边后卫特点鲜明,可以满足巴巴扬在战术变化中的各类要求。右边后卫出身的图拉耶夫是个防守型“万金油”,比赛经验丰富,在右后卫、中卫甚至左后卫位置上都可以提供稳健的防守支撑。在乌兹别克主场对阵叙利亚的比赛中,镇守右路的图拉耶夫同时几乎不参与进攻,专心防守,将对手的左路的攻势全面化解。

(图)德尼索夫在对阵国足的比赛中积极参与进攻

与图拉耶夫形成鲜明对比,左边后卫德尼索夫则具有更强的攻击能力。在与国足的比赛中,德尼索夫更多地来到国足的半场,与队友积极配合,在进攻中发挥了更大的作用。

(图)哈希莫夫在对阵卡塔尔的比赛中攻守平衡

相比之下,第五后卫哈希莫夫更加均衡,尽管出场次数不多,但巴巴扬一直将他带在身边以备不时之需。年仅24岁的哈希莫夫先后身披13号球衣和22号球衣征战本届12强赛,名字也在“哈希莫夫”和“哈什莫夫”之间来回摇摆,总给人一种“初次入选国家队”的错觉。在乌兹别克主场1-0击败卡塔尔的比赛中,哈希莫夫首发并打满全场,在攻守两端表现十分抢眼。

(图)乌兹别克中场球员出场统计

在中场方面,巴巴扬征兆了多达12名球员,分别是:米尔扎耶夫(塔什干火车头)、舒莫罗多夫(罗斯托夫,俄罗斯)、加尼耶夫(纳萨夫)、米尔萨耶夫(塔什干)、杰帕罗夫(塞帕罕,伊朗)、马沙里波夫(塔什干火车头)、艾哈迈多夫(上海上港、中国)、穆萨耶夫(磐田喜悦,日本)、海达罗夫(迪拜青年,阿联酋)、舒库罗夫(缔造者)、伊斯坎德罗夫(棉农)、拉希多夫(亚吉拉,阿联酋)、比克马耶夫(塔什干火车头)。虽然征召的名单十分庞杂,但细细统计之后不难发现,巴巴扬的五中场框架非常稳定,8场比赛下来总出场次数不少于6次的有5人,而累计出场时间超过300分钟的中场球员有4人,即舒莫罗多夫、“乌腰王”艾哈迈多夫、杰帕罗夫和海达罗夫。其余中场虽然也偶有出场,但累计的比赛时长均未超过300分钟。其中,出场次数最多的拉希多夫可谓“第一龙套”,8轮出场7次,总共比赛时长仅273分钟。舒库罗夫也是地道的万金油,前腰、后腰、中卫都能客串一下,虽说不是非常出彩,但也能完成任务。

(图)四名主力中场在比赛中的热点图

话说回来,四名主力中场可算是乌兹别克的最强组合了。在舒莫罗多夫、艾哈迈多夫、杰帕罗夫和海达罗夫同时首发的三场比赛中,中亚狼全部取得了胜利,其中就包括与国足的首回合较量。那场比赛,中、乌两队在各自的左路展开了猛攻,乌兹别克的四名核心球员也留下了极为壮观的热点图。

(图)在四中场同时首发的比赛中,乌兹别克极其侧重左路

如果不出意外,这四名球员都将在今晚的比赛中首发登场:艾哈迈多夫和海达罗夫将搭档双后腰,海达罗夫主要负责防守,位置比较靠后;艾哈迈多夫将负责进攻的组织与梳理,他的位置会比较靠前,既可以送出关键传球,也可以伺机射门;杰帕罗夫则继续出任前腰,他是队内脚法最好的球员,将负责大部分定位球的主罚;前锋出身的舒莫罗多夫将出战边前卫,另一边很有可能会是拉希多夫,这就要看巴巴扬的临战想法了。

锋线上的变化不会太多,谢尔盖耶夫近期状态很好,14次联赛出场打进6球;而阿卜杜克利科夫则在10次出场中为卡塔尔赛利亚打进7球,不知道是否足以撼动谢尔盖耶夫的首发地位。老将海因里希则将在替补席上等待良机。

(GIF)洛巴罗夫在出击上十分犹豫

作为乌兹别克一号门将,洛巴罗夫打满了全部8场比赛。从身高来看,洛巴罗夫要比老门将涅斯捷罗夫高出8cm,身高腿长,身体条件出众。洛巴诺夫门线功夫扎实,善于扑救险球,并喜欢用腿封堵射门,但他面对来球时出击不够果断,对落点的判断有待提高。

二、进攻缺少纵深,依赖个人能力的闪耀

乌兹别克斯坦是一支酷爱短传的球队。本届12强赛,乌兹别克总传球2909次,成功率72.3%,短传2576次,短传成功率76.5%,长传333次,长传成功率40.0%。在A组的六支球队中,乌兹别克的短传占比率(88.6%)仅次于韩国排名小组第二,但短传多倒不是说中亚狼在传控方面有多么高的造诣,只是由于长传成功率太低,且锋线毫无杀伤力,破门乏术。8场比赛,乌兹别克总计射门77次,在12强中排名倒数第二,射正20次同样是12强中倒数第二。其中,禁区内射门34次,禁区内射正12次,禁区外射门43次,禁区外射正8次。

从进球种类来看,乌兹别克斯坦取得的6粒进球有3粒是靠定位球打进。

1粒是战术角球:杰帕罗夫开出角球后交给舒库罗夫,后者横向扯动后闪出一道缝隙直接远射攻门,皮球蹭在张呈栋腿上产生折线破门;

1粒是任意球直接攻门:艾哈迈多夫一蹴而就;

1粒是任意球传中破门:海因里希将任意球传向禁区,克里梅茨高高跃起头槌破门;

其他3粒进球中:

1粒是来自二次进攻中的抢点:艾哈迈多夫射门后门将扑球脱手,由海因里希门前抢点改写场上比分;

1粒是来自反击中的吊射,德尼索夫后场大脚解围,对手后卫头球后蹭力道不足,门将仓皇出击,比克马耶夫吊门得分;

1粒是来自快速反击,谢尔盖耶夫停球后回敲舒莫罗多夫,后者斜传空当,比克马耶夫利用对手盯人不慎的空当后排插上,直接面对门将,冷静推射破门。

可以说,全部六粒进球都不是在阵地战中取得的。按照巴巴扬的战术安排,两条边路是乌兹别克斯坦主要的进攻通道,平均进攻比例中,左路占36.0%,右路占37.4%;当队内多名核心球员全部在位时,乌兹别克斯坦的左路进攻比例甚至可以达到51%的高度。

(图)乌兹别克斯坦的进攻比例(十二强赛阶段)

但是,如此之高的比例完全仰仗球员个人能力的发挥。由于各种原因,乌兹别克斯坦的传球无法在纵深上有所起色,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禁区正面的射门不到总射门数三成。或许是由于锋线球员遭到限制,亦或是巴巴扬的可以安排,乌兹别克斯坦在中场区域内的横传球比例极高,却很难进入进攻30米区域。乌兹别克斯坦在中场附近控球率超过43%,而进攻三十米区域的控球率仅为23%,进攻三十米区域内的传球次数总计576次,占总传球次数的19.8%。

(图)乌兹别克斯坦的前中后场控球率(十二强赛阶段)

相比之下,A组第一的伊朗队传球次数2742次,进攻三十米区域内传球次数749次,占比超过27%;B组第一的日本队总传球次数3678次,进攻三十米区域内传球次数1032次,占比超过28%。再看看伊朗队在进攻三十米区域内高达31%的控球率,相当于伊朗队在对手防守最为严密厚实的区域里,依然获得了接近三分之一的控球时间和传球次数,“或许,这就是大佬吧”。

(图)乌兹别克斯坦的射门位置统计(十二强赛阶段)

同时,由于巴巴扬的战术打法过于依赖球员的个人能力,这也导致实力明显高于其他队友的核心球员在国家队的表现与联赛之间产生明显的差异,如同木桶原理一般,球队的整体技战术水平无法因当家球星的存在而有明显提高,相反的,在实际对抗当中,当家球星反而会更多传出安全球,以确保队友能够成功接到。这就在一定程度上注定了乌兹别克斯坦的进攻打法只能紧贴地面。

(图)艾哈迈多夫向王燊超传球路线汇总

(图)艾哈迈多夫向胡尔克传球路线汇总

以大家最为熟悉的艾哈迈多夫为例。在国家队和俱乐部的比赛中,“乌腰王”都是以组织后腰的角色出现。上海上港在博阿斯的调教下,也会打出4-2-3-1的阵型。比如上港客场3-1击败延边富德比赛中,艾哈迈多夫接队友传球52次,向队友传球64次,是当之无愧的球队核心。在那场比赛中,艾哈迈多夫向右边前卫胡尔克送出22次传球,全部向前;向右边后卫王燊超传出11次传球,6次向前。进攻数据方面,艾哈迈多夫没有突破,仅1次射门,充分扮演了组织调度的角色。即便是对阵实力强劲的联赛领头羊广州恒大,艾哈迈多夫向右边后卫、右边前卫的传球依然能够保持极高的纵深度。

(图)艾哈迈多夫向海达罗夫传球路线汇总

(图)艾哈迈多夫向谢尔盖耶夫传球路线汇总

反观国家队的比赛,艾哈迈多夫无法在传球中发挥更多的创造性,向边前卫、边后卫的传球几乎全都是清一色的横穿。主场对阵叙利亚的比赛中,艾哈迈多夫突破次数激增到8次,全队最高,短传41次,长传2次,直传占比仅为18.6%;所有传球中,给同为后腰的海达罗夫次数最多,为8次,仅1次向前;客场挑战伊朗的比赛中,艾哈迈多夫,突破5次,依然是全队最高,短传36次,长传5次,直传占比上升到25%;所有传球中,给前锋谢尔盖耶夫的次数最多,为6次,但谢尔盖耶夫后撤过深,在进攻方面毫无建树,射门、突破全部是零。这种局面之下,中超球队的组织核心不得不挺身而出转变为国家队的突破机器。

(图)乌兹别克斯坦的边路反击“套路”

(图)乌兹别克斯坦的中路反击“套路”

另外,乌兹别克斯坦的边路进攻非常值得注意。两翼合计高达73%的进攻比例只留给中路极少的发挥空间,但是6粒进球中却有2粒是来自中路的远射。一方面,十分重视防守反击的乌兹别克斯坦对充满的了射门的欲望,反正攻不到对方的禁区里,只要有机会反手就是一脚抽射,这一点国足将士们已经有所体会;另一方面,巴巴扬的战术中,球虽然保持在边路推进,但中路的协同穿插和无球跑动才是深藏不露的战术意图。前文分析过乌兹别克斯坦对于长传球成功率极低的“自知之明”,因而除了在角球中大规模起高球之外,大部分的边路进攻都以斜传中路和倒三角的低平球方式送往无人看守的中路。中乌首战中,国足的第一粒失球就是在反击中过于在意对手的边路,而忽视了中路的高速前插的比克马耶夫。

三、成也边路,败也边路,乌兹别克斯坦有明显软肋

(图)乌兹别克斯坦进球时间统计(四十强赛阶段)

在40强赛中,乌兹别克斯坦总共打进18粒进球,在50-70分钟就打进了8球之多,接近半数。也就是说,下半场开始阶段是乌兹别克斯坦的进球高峰。但是,进入12强赛之后,各支球队的战术布置明显谨慎了许多。不管是巴巴扬收敛了半场抢攻的打法,还是对手更加重视二次开局阶段的防守,乌兹别克斯坦的进球来得明显更迟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乌兹别克斯坦是一支非常有激情的球队。

(图)乌兹别克斯坦进球时间统计(十二强赛阶段)

12强赛中,乌兹别克斯塔在8场比赛里打进6球,有5粒进球发生在下半场,其中2球更是发生在比赛最后的10分钟里,对手分别是中国队和卡塔尔队;而6粒失球中,则有3粒出现在80分钟之后,对手分别是伊朗,叙利亚和韩国。最后阶段的进球帮助乌兹别克斯坦把手中的一分变成了三分,最后阶段的失球也让他们尝到了被人抢分的苦涩。

(图)乌兹别克斯坦失球时间统计(四十强赛阶段)

(图)乌兹别克斯坦失球时间统计(十二强赛阶段)

前文说过,乌兹别克斯坦“进攻乏术”,破门无方。但8场比赛中,一旦乌兹别克斯坦取得领先,对手很难再把“中亚狼”从自己的门前吸引出来。但是,正如上文所分析过的一样,乌兹别克斯坦对其边路的依赖必然会暴露出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边后卫身后的空当。比赛一旦变得大开大合,乌兹别克斯坦的边后卫将很难在快节奏的对攻中及时地完成攻防转换,尤其是自己的右路。

(GIF)乌兹别克斯坦对阵韩国时的第一粒失球

(GIF)乌兹别克斯坦对阵韩国时的第二粒失球

(GIF)乌兹别克斯坦对阵伊朗时的第一粒失球

通过整理乌兹别克斯坦的6粒失球,全部是由于右路在对手的反击中被打穿导致的。即便是克里梅茨犯规导致的点球,也是由于对手在乌兹别克斯坦右路的传切配合导致球员防守失位。

(图)乌兹别克斯坦失球汇总(十二强赛阶段)

对于极为重视边路进攻的乌兹别克斯坦来说,边路的防守几乎是不可承受之重。克里梅茨和伊斯梅洛夫的横向移动以及海达罗夫的回撤补位是巴巴扬仅有的补防措施;但是,海达罗夫要盯防中路穿插的对手,两个高大中卫的横向移动和转身回追毫无疑问会慢于对手。克里梅茨曾经意外送点,伊斯梅洛夫也在联赛中有过回追不及导致犯规,进而被红牌罚下的尴尬经历。

(GIF)伊斯梅洛夫放倒对手吃到红牌

那么,国足将士们要如何击败对手呢?

四、为国足支招:限制核心,冲击两翼,利用球场宽度撕开对手防线





上一篇:这盘带,这速度!它们才是真正的足球狗!


下一篇:FIFA OL3 8月31日停机维护:新3v3上线


百度搜索:知己知彼!武汉战“狼”,国足发现狼的软肋了吗?

360搜索:知己知彼!武汉战“狼”,国足发现狼的软肋了吗?

搜狗搜索:知己知彼!武汉战“狼”,国足发现狼的软肋了吗?